首页 期货 最新资讯 区块链 信托 虚拟货币 贷款 基金 期权 证券 债券 保险 p2p 外汇 股票 现货 热点新闻

2019首席展望 东方证券邵宇:房地产不再是投资首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云拓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9-02-11

  2018年单边下行的A股是否会在2019年迎来曙光?

  近日,澎湃闻记者陆续采访了一批行业首席分析师、经济学家等,回顾2018年市场,展望2019年行情。今天刊发的是对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总裁助理邵宇的专访。

  1月22日,国家统计局公布了2018年四季度和全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初步核算结果,数据显示,2018年全年我国GDP同比增长6.6%。展望2019年的宏观经济,邵宇认为,GDP增速仍会保持在6%以上,中枢在6.2%左右。

  他分析,稳增长的主要逻辑是“三驾马车”:消费升级、深度城市化和“一带一路”。

  具体来看,在传统的“三驾马车”中,投资占据着主导作用,其中,房地产投资又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板块。但邵宇认为,如今的房地产投资已是“不能承受之重”。

  “供给层面,将通过技术进步和变革创改变生产函数,新技术、新产品、新业态、新模式、新组织必然是未来产能供给的增长前沿。诸如能源与芯片、5G、人工智能等硬核科技的创新与发展,尤其值得关注。”邵宇说。

  对于市场寄予厚望的科创板,邵宇认为,科技类股权投资是资产配置中不可或缺的方向。他说,结合宏观形势和政策导向,顺应科技趋势,追逐硬核科技,甄选龙头企业,专注价值投资,或是值得思索的资产配置逻辑。

  从货币政策来看,由于“双顺差”时代已经成为历史,央行资产负债表规模很难再靠对外资产扩张,所以短期内只能靠调整内部结构来释放流动性。2019年,预计整体上还会有2个百分点左右的降准幅度。

  而在大类资产配置的取舍上,邵宇说,2018年收益最好的是利率债和高等级信用债,其次就是现金,“不折腾就不会死。”2019年,固收类资产大概率会延续2018年的行情,信用等级偏好可能会下沉,但要小心信用风险,权益类有估值修复的一定反弹空间,外资偏好的蓝筹和真正领导下一轮创新的硬核科技类成长股应该都有表现的空间。

  以下是邵宇接受澎湃新闻记者专访时的问答全文:

  澎湃新闻:2019年中国实体经济能够稳住吗?预计GDP增幅是多少?

  邵宇:我们预计,2019年的GDP增速仍会保持在6以上,中枢在6.2左右。

  稳增长的主要逻辑是“新三驾马车”:消费升级、深度城市化和“一带一路”。只是这三个方面,所以基建还将扮演重要角色,它是2018年拖累整体投资的主要方面。只是,未来的投资,要提高效益的权重,围绕深度城市化展开,不能再像过去那样全国布局了,而且广义基建应当更多的倾斜到硬科技、基础研究和大科学装置方向上。

  房地产投资已是“不能承受之重”,因为调查数据显示,全国城镇住房空置率超过20%,据上海财经大学不动产研究所执行所长陈杰教授提供的数据,即使在最差的2007-2008年,美国住房空置率也维持在低位,自有住房空置率最高只有2.9%。欧洲国家的住房空置率也很低,荷兰、瑞典一般住房空置率只有2%,法国为6%左右,德国约为8%。而且,房地产投资还会形成对制造业投资的挤出效应。2019年的房地产政策,或将维持过去的基调。

  供给层面,将通过技术进步和变革创新改变生产函数,新技术、新产品、新业态、新模式、新组织必然是未来产能供给的增长前沿。诸如能源与芯片、5G、人工智能等硬核科技的创新与发展,尤其值得关注。全面深化改革是新三驾马车跑起来的重要拉动力,金融改革作为其中的核心支撑,要义是通过移杠杆修复资产负债表。

  从中国和世界财富排行榜上可以发现,位居前列的多为地产大亨和科技新贵。管中窥豹,在资产配置中,科技类股权投资是不可或缺的方向。结合宏观形势和政策导向,顺应科技趋势,追逐硬核科技,甄选龙头企业,专注价值投资,或是值得思索的资产配置逻辑。

  澎湃新闻:从政策来看,新年伊始央行就出手进行降准,如何看待2019年的政策基调?

  邵宇:1月份降准1个百分点,共释放1.5万亿的流动性,但其中要对冲掉一般到期的MLF,所以净释放大约7000亿流动性。这些都是预期内的。由于“双顺差”时代已经成为历史,央行资产负债表规模很难再靠对外资产扩张,所以短期内只能靠调整内部结构来释放流动性。2019年,预计整体上还会有2个百分点左右的降准幅度。

  很难想象,像中国这样一个大的经济体,基础货币的投放渠道有80%是靠外汇储备的。所以,M2的投放,将回到正常轨道,那就是,主要依靠国内的金融资产。

  2019年,M2增速仍然是一个重要关注的指标。M2的黄金增长率=实际GDP增速+目标通胀率-流通速度增长率。在假定流通速度不变的前提下,如果GDP增速要保6,通胀目标为2%,那么,合宜的M2增速就为8%。数据上来看,从1995年至今,M2增速与真实GDP增速的差距达到了历史最低位置。GDP是真实产出,是实体经济中的“面”,M2是“水”。现在的M2增速是8%,恰到好处。M2增速超过GDP增速,只有三个表现:物价上涨、资产价格上涨,或者是货币在金融体系内空转,滋生影子银行,加剧金融风险。M2增速低于GDP增速,则会导致通缩和资产泡沫消胀。

  澎湃新闻:整体来看,2019年最大的风险点是在什么?

  邵宇:外部风险主要有,贸易环境;美国科技泡沫终结,致使牛市终结,带动全球资本市场震荡;英国脱欧难产,意大利债务问题仍然严峻,整个欧洲经济复苏艰难;

  国内的主要矛盾是,新旧动能的转换,旧动能衰退,新动能还没能接上;还有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的摸底和处置。

  澎湃新闻:资本市场方面,怎么判断今年的股市走向?

  邵宇:决定股市中枢包括盈利水平和PE,全球宏观经济的不确定性更多的体现在PE上。所以,2018年的不确定性,带动A股的估值水平降到了历史低位。这么便宜,人们还是持观望态度,因为突然来个“黑天鹅”,可能一个月的盈利全蒸发了。刚刚有点希望,又失望,在希望和失望中折腾的次数多了,人们就绝望了。说到底,所有的问题,都体现在“动物精神”上了,也就是个信心的问题。这是决定股市继续熊下去,还是由熊转牛的关键。

  那么,如何重拾投资者信心?我觉得说来说去,还是靠深化经济体制改革,目标是让实体经济有赚钱效应,自然会体现在估值上。

  澎湃新闻:从资产配置的角度来看,投资者在2019年应该如何进行财富管理?权益类、固收类、房地产等大类资产的收益排名会是什么样的?

  邵宇:2018年,收益最好的就是利率债和高等级信用债,其次就是现金,“不折腾就不会死。”2019年,固收类资产大概率会延续2018年的行情,信用等级偏好可能会下沉,但要小心信用风险,权益类有估值修复的一定反弹空间,外资偏好的蓝筹和真正领导下一轮创新的硬核科技类成长股应该都有表现的空间。至于房地产,“房住不炒”的定调没有变,考虑到流动性折损,房子可能不再是投资的首选。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seo945.com/zhengquan/85347.html
热门TAG标签:投资能源改革资产
责任编辑:云拓新闻网

  • 最新
  • 相关
  • 热点